减少雾霾,还是减少雾霾伤害

以前我们常说,食品能特供、水能特供,空气能特供么?以此为出发点,会有人操心环境污染的事情。

我想,我们错了——空气也是能特供的。

外国人说,中国人没有要求政府提供洁净的空气,都带上了口罩(原话是:他们居然真的带上了口罩)。我想,中国人在对抗雾霾的路上越来越专业,但是,不是向减少雾霾方向走,而是往减少雾霾伤害方向走——大气如何我不管了,别伤害到我。

在这种思潮下,开始了各种档次的空气特供。

一、口罩:这个非常常见了,高中低档的都有,带阀的不带阀的,总之有点作用就行,缺点就是增加了呼吸阻力,不适合小朋友(对患有肺病(如哮喘或肺气肿)、心脏病(如心力衰竭)、或其它的呼吸系统疾病的人(包括儿童),可能是不适合使用防护口罩的)。

二、微型空气净化器:工作原理,电池、电机主动送风,如移动肺宝产品,缺点就是冻牙,一直有幽幽的风吹脸。没有呼出气体的专门通路,所以存在呼出气体回流问题。还有人是一呼一吸,这种机器没有那么智能,只会一直送风。

三、关闭门窗:在门窗紧闭的前提下,室内PM2.5的浓度依然与室外十分相近,由此看来想要靠门窗抵御雾霾似乎不太现实,更何况正常情况下,室内的主要污染物并非PM2.5!最主要的污染物,其实是甲醛,TVOC等气态污染物,这些污染物主要来源于装修涂料,家具等设备。最有效的办法是通过通风是其浓度降低,降低到对人体无害的程度。反之,若是门窗紧闭,则会使甲醛、TVOC等污染物堆积,浓度变高,对人体造成伤害!

四、防雾霾纱窗:工作原理,防雾霾纱窗密封性好,(随机搜索的产品),空气主要通过聚酯窗纱进入,能高效阻隔污染物进入室内,有很好的采光性和空气流通性。缺点:被动通风,没有梯次解决方案,靠一层薄薄的窗纱,要解决室外粉尘、烟雾、汽车尾气、花粉、孢子、柳絮、PM2.5……也许很快就需要更换。

五、空气净化器:工作原理,将室内的空气吸到净化器进行过滤,然后鼓出过滤后的空气,从而降低室内PM2.5等物。性价比比较高的如小米空气净化器。缺点:一般的空气净化器对甲醛效果不明显,造成PM2.5和甲醛变成葫芦和瓢的关系,密闭净化,PM2.5降了,甲醛上来了。开窗通风,甲醛降了,PM2.5上去了。还有,不通风,容易滋生细菌、发霉、螨虫……

(插播广告:贝净牌家用空调滤清器,工作原理一样,只是使用空调作为鼓风系统)

六、新风系统:统一的缺点,需要安装,不像空气净化器是即买即用。总览表

(一)单新风:从室外获取空气,主动通风,通过粗效过滤和高效过滤两层,向室内鼓干净的新风。缺点:没有形成空气通路。

(二)新风:同一台机器同时解决空气进入和排出,主动通风,通过粗效过滤和高效过滤两层,向室内鼓干净的新风,同时将废气热交换后排出。缺点:没有形成有效的空气通路。

(三)静电新风:多一层静电防护,静电除尘钨丝6000伏高压静电,使空气中粉尘带上正电荷,随后被负电栅板吸附。缺点:可能臭氧超标

(四)中央新风:像中央空调一样,在新屋装修时即做好风路设计,配合新风系统,让全屋子又通风,空气又干净。终极解决方案。(话说,单位能给装个中央型新风机组SE5.0不?)

回到前面的话题,不要再说都呼吸的相同的空气了,有钱,空气也是能特供的。想想白领真是悲哀,至少农村自然空气就好一些,有钱人可以中央新风,白领只能带个口罩、安装个净化器什么的。当然,还有那么多生活在大城市,贡献着剩余价值,“享受”着城市雾霾,但是不能带个口罩、安装个净化器的人们。人,生而不平等,阶层,一下就凸显出来。

我们究竟是需要减少雾霾,还是减少雾霾伤害,我们每个人都需要问问自己,发出自己的声音,让需要听见声音的人能够听见——只是害怕,装睡的人是叫不醒的。

​如果连发出声音都感到恐惧,那你活该吸雾霾!(转载)

按:​网上已经逐渐被删除,在这里备份一下吧。

标题:如果连发出声音都感到恐惧,那你活该吸雾霾!

文:丁海洋律师

摘要

雾霾,涉及你我的基本生存权。消除雾霾不要指望被人,要靠我们自己,从发出声音开始。如果你认为说了也没用,雾霾这事儿与你无关,那我无话可说。

结论:

如果连发出声音都感到恐惧,那你活该吸雾霾!

今天看了三个短片,《雾霾致高速公路拥堵严重 回京高速秒变“停车场”》、《雾霾之下三位母亲的选择》,还有公益短片《道歉》。有一段台词很经典:我们抱歉的通知您,由于雾霾原因,飞往北京、上海、深圳、南京、武汉、广州、成都、重庆、杭州、乌鲁木齐、呼和浩特、沈阳、大连、长春、哈尔滨的航班全部延误,对于给您带来的不便,我们深表歉意。。。言外之意,华夏大地全部沦陷,雾霾让你无处可逃。

今年的冬天,明显感觉雾霾越来越严重,环保部门竟然说:“ 2015年与2013年相比,北京的二氧化氮下降了4.7%、可吸入颗粒物下降了6.1%,PM2.5下降了10%左右。此外,美国NASA等国际机构的监测数据也支持北京空气质量持续改善的趋势。”我只能说,慰问你八辈祖宗的“美国NASA”,难道你瞎了眼吗?

网络上关于雾霾的文章铺天盖地,大多是在讨论雾霾到底什么原因造成的。在我看来,雾霾到底是汽车尾气、工业污染、燃煤、钢铁厂、电厂或者路边烧烤造成,这个都已经不重要了,可怕的是民众的麻木。当我决定写一篇文章抨击政府,立刻遭到同事的反对,他劝我莫谈国事。我立刻急了:空气涉及到你我的生死存亡,呼吸清洁空气是我的自然权利,这他妈是国事吗!?对那些高唱“空中有霾,心中无霾”的人,我必须说:去你大爷的,这种心灵毒汤我喝不下。封杀《穹顶之下》以后,你们是不是要把“雾霾”也设为敏感词

谈到防霾、治霾,政府偶尔发短信提示我们尽量减少户外活动,要戴口罩,要绿色出行。我去你大爷的,凭什么要我自己买口罩(最好是日本进口的,质量有保证)和空气净化器?《物权法》规定我对自己的车享有占有、使用、收益、处分的权利,凭什么收完税却不让我开车出行?我买车没花钱吗?汽车出厂难道不合格吗?环保标志不是你政府给我发的吗?我烧的不是中石油、中石化优质的燃油吗?哪个电厂不是发改委审批的?哪个钢铁厂不是环保局做的环评?电厂夜间关闭脱硫脱硝设备,不是你环保部监管吗?中国北方从大清朝就开始烧煤取暖,晚清时期有雾霾了吗?中国农民几千年来都燃烧秸秆,民国时期雾霾了吗?内蒙牧民从古到今就吃烧烤,污染环境了吗?雾霾的根本原因不在于汽车尾气亦或工业污染而是腐败,是你们在上述诸多环节收了钱,拿了资本家或者既得利益集团的好处,是你们“放水”了。无耻的腐败造成了雾霾,然后让我们买口罩、净化器,你们维护的还是资本利益,前后左右的利益都是你们的,民众凭什么为此埋单?一个国家,因为空气质量问题能够催生“三个爸爸”这样的企业在短时间内迅速成长,成为业界标杆,这难道不是悲哀吗?查查给“三个爸爸”的VC,不正是资本利益吗?一个大国国民,竟然要买日本防霾口罩,除了无耻,还有丢人,更说明对百姓的健康漠不关心,连个高品质的口罩都要买日本的。

雾霾之下,三位母亲的选择逃离,也有人先择了移民。对于绝大多数民众来说,逃离意味着什么?在这里生活了几十年,所有的社会关系以及事业基础都在这里,逃离意味着放弃一切重新开始,人到中年上有老下有小,有几人能做到,又能逃到哪里去?我们不是红二代、富二代,普通民众有几人能选择移民欧美?你移民了,你的家人、朋友都能移民吗?凭什么我们要为政府的不作为、乱作为甚至贪污腐败的恶果付出如此高昂的代价?为什么所有的事情都是纳税人埋单?

每当出事或者发生灾难,政府总是把少数人的不满分摊到几亿人的头上,不满这种不满就被稀释到约等于零了,对于政府来说相当于空手套白狼,成本实在太低,于是屡试不爽,这就是我国灾难层出不穷的根本原因,民众的麻木是这种“把戏”赖以存在的本土资源。

雾霾不是新生事物,在上个世纪的英国、美国都出现过,但与我们不同的是,英美民众没有选择逃离,而是奋起反抗。以洛杉矶雾霾为例,开始政府并没有采取行动,只是建议居民尽可能地少用汽车出行来减少尾气排放。人们逐渐思考雾霾到底和政府有什么关系?当人们意识到制造雾霾的源头是资本利益和政府的不作为时,民众只有逼着政府去整他们,因为百姓授权政府手里掌握国家机器。你在台上不作为,百姓就把你赶下来,换一批人上去替百姓说话。1970年4月22日这一天,2000万民众在全美各地举行了声势浩大的游行,呼吁保护环境(见百度百科)。这一草根行动最终直达国会山,立法机构开始意识到环境保护的迫切性。后来这一天被美国政府定为“地球日”。而如今深陷雾霾的中国民众,绝大多数还在保持沉默,甚至连发出声音的勇气都没有。偶尔像我这样发出声音的“愤青”,不仅被删贴禁声,还被劝诫莫谈国事,你们脑子都进水了吗?红墙里边能装上日本产的新风系统,你家装得起吗?

权利不是天上掉下来的,而是靠我们自己争取来的。《国际歌》唱到:“世界上从来就没有救世主,也不靠神仙皇帝”。一切苦难的根源在于我们并不是自己脚下这片土地的主人,无法保卫自己的健康与生命,也无法保卫自己的财产与空气,无法决定一个污染项目的上马与下马,更无法左右国家的走向,甚至没有免于恐惧的自由,人人都要生活在雾霾之中,人人都可能是雨田三羊。在宪法里,我们名义上是国家的主人,但公民的权利从未兑现。

雾霾,涉及你我的基本生存权。消除雾霾不要指望被人,要靠我们自己,从发出声音开始。如果你认为说了也没用,雾霾这事儿与你无关,那我无话可说。

结论:如果连发出声音都感到恐惧,那你活该吸雾霾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