景园品质生活五日——援豫简记

7月20日郑州市遭受特大暴雨灾害,造成电网设备严重受损,国网公司号召驰援郑州。非常幸运,我被选为队员参加外派支援工作,非常有戏剧性的是7月22日出征那天,下午老婆还在羡慕抢险队晚上要出征,说我也没资格申请,18:01我就接到出征命令,让她错愕不已。队伍是在晚上21:00,由肖磊书记亲自授旗后出征的,征途中整个队伍意气风发,有种千里跃进的感觉。

过巴中后,国网公司命令,队伍先在陕西华阴市集结待命,我们于23日18:30到达,到达时,集结地已有四川、甘肃、宁夏的多只队伍在了。24日,开拔命令迟迟未下,让队员们有种有力无处使的憋屈感,附近就是潼关,关外就是河南,有种恨不得立刻破关东出的冲动。晚饭时,院子里其它队伍突然动了起来,我们正错愕间,17:45收到命令,于是三下五除二对付完,整队、开拔。此时,连霍高速满眼都是抢修小黄车队,你追我赶,浩浩荡荡。潼关,瞬间而下。

抢修正式开始。

第一日:7月24日,晴

21点左右,还在渑池境内,接到抢险任务,就六个字“鑫苑景园小区”,没有具体情况,没有联系人,甚至没有地址,只知道在郑州市西边,属城西供电部管。指挥长立即在渑池服务区召开临时紧急会议,决定兵分两路,一路按原计划去驻地,另一路由指挥部和各小组负责人组成,直接去现场开展查勘。离开服务区时,回望“渑池”两字,遥想2000多年前的“渑池之会”,当年的秦王毫无所得,但我们,除了忐忑,却信心十足。

不了解小区情况,找“度娘”;没有地址,电子地图搜;没联系人,有点麻烦,网上找一下,还真找到了。找是找到了,却让人透心凉。

23:18抵达小区,张经理已经在门口等候多时。情况虽说糟糕,却没有想像的糟糕。山东消防已于23日下午抵达现场,二期地下配电室积水已基本排干,物业正在清扫,一期配电室还有约40公分积水,正在加紧抽,预计25日一早可以抽干,电气抢修基本具备开展条件。

第二日:7月25日 晴

08:00,抵达城西供电部。看到的却是稀疏的几个人,满脸的疲惫,大厅边上,五个大展板,记下了全部受灾点,鑫苑景园在第二个展板上。接待的同志费了好大的劲才找来与我们对接的人,却是头天在现场见过一面的时工,时工的专业却不对口,一切还得靠我们自己。

8:40指挥部和队员们抵达鑫苑景园小区,指挥长带领各小组负责人,再次对小区配电设备情况进行摸排。小区分为两期建设,各有一个地下室作为配电室。一配是高压配电室,在一期地下室,三进三出,三个电源分别来自邻近小区的开闭所(都市领地所、金源一所),对侧状况不明;二配供一期居民用电,也在一期地下室,两台配变;三配供二期居民用电,在二期地下室,三台配变;一、二期还各有一个商业配,分别供两期的电梯、供水、商铺等,由一配的同一个开关柜供电。全部配电设备被洪水完全淹没,物业提供的信息是水淹前供电公司已断开电源。指挥部判断,保护类电子设备已全部损坏,其它高低压设备要通过试验来判定。

10:00指挥部下达了第一个任务:按之前的分组,罗能刚的乐至抢修组、王跃昌的雁江抢修组、鲁强的安岳抢修组,分别对二配、三配和商业配的设备进行清淤、擦拭、烘干和试验,重点放在高低压电缆、变压器、低压配电屏上。指挥长带领指挥部人员到都市领地所和金源一所进行查勘,希望搞清楚对侧情况。

11:07,河南电视台闻讯前来采访,指挥部将现场情况向记者作了介绍。记者的到来,让我们压力倍增,这一情况说明,这个小区因为灾情严重,舆情也一定非常严重,小区的情况倍受各方关注,稍不注意就会造成重大的负面舆情。

11:50,指挥部汇总各小组信息,四个配电室的7台变压器、9条高压电缆、所有低压配电屏和低压出线电缆已完成清淤、擦拭,正在进行烘干,已完成第一次试验,结果异常惨烈:7台变压器全部不合格,高压电缆仅两个商业配电室间的联络电缆基本合格,低压配电屏全部不合格,幸运的是到各单元的低压出线电缆全部合格。电源对侧的开闭所金源一所处于停运状态,现场无队伍抢修;都市领地所未能进入,现场情况仍然不明。

指挥部判断,现有设备要在短时间内恢复可能性极小,抢修需要分三步走:第一步是鉴于低压出线电缆完好,应申请发电车,立即恢复居民基本照明和电梯用电;第二步是申请临时箱变,用过渡方案恢复小区正常用电;第三步是请郑州公司自行安排项目永久恢复原来的配电设备。指挥长向省公司指挥部做了情况汇报。

指挥部向物业了解小区实际负荷情况后,制定了用2台环网柜、4台1000kVA箱变的方案来替代原有配电设备,报请省公司指挥部协调解决设备材料。

河南电视台的记者得知小区严峻的现状和我们制定三步走方案后,表示准备与中央电视台联合做一期节目,新闻采编组做了很好的配合。后来听说中央电视台和河南电视台都做了报道,30日离开郑州前,在中原福塔遇到焦裕禄共产党员服务队,他们主动打起了招呼,听到其中一位在说:“四川资阳的额,中央电视台和河南台都让他们上了……”满脸的羡慕和忿忿不平。

下午的任务调整为:再次检查低压出线电缆是否完好;发电车到位后配合做好改接工作;继续烘干设备,再做一次试验。

15:00安徽、福建共6辆应急发电车抵达小区,同时抵达的还有开封公司5名配电专家组成的协调组,代表郑州公司履行相关职责。

为快速推进工作,开封公司、郑州公司、资阳公司、安徽公司、福建公司五方碰头后,迅速形成了发电车保电协作方案,明确了各方职责。开封公司负责总体协调、物资保障和负荷分配方案制定;郑州公司负责联系物业开展配合工作;资阳公司负责低压出线改接到发电车;安徽公司、福建公司负责发电车保障和值守。

现场工作随即转为全力配合发电车改接负荷。

开封协调组带来对侧的消息,金源一所设备故障无法恢复,都市领地所I母处于运行状态,但II母和两条到鑫苑景园的联络电缆处于停运状态,是否具备运行条件未知。

19:00,由于改接需要大量电缆,开封协调组物资保障努力失败,这一情况将导致部分居民当晚无法恢复供电。指挥部不等不靠,将相关需求追加到过渡方案材料需求中,请省公司指挥部一并协调解决。

22:00,省公司物资反馈只有800kVA箱变,指挥部立即调整设备计划为两台环网柜、六台箱变、300米高压电缆,800米低压电缆。

22:10,省公司物资通知六台箱变已发出,现场准备收货。

22:56,应急发电车发电,恢复了小区73%的居民照明用电,电梯设备因物业还需要检修未能成功恢复。小区微信群立即一片来电来水的惊喜,也有还没来的沮丧,一位叫尘埃的居民说:“希望能赶紧来正式电,让我能省下住宾馆的钱买双鸿星尔克。”

时间跨过午夜,00:36,我们正在组织箱变卸车,指挥长得到消息,电缆货源紧张,要靠各单位自己抢,建议有什么电缆用什么电缆,可以以大代小,省公司物资专责蔡岷晋全力配合。为方便现场决策,和刘以军、王艺钦立即往220kV石佛变电站仓库赶。

02:00,我们抵达220kV石佛变电站仓库,目之所见,人声鼎沸。排队,那是不存在的,谁挤到跟前说谁的事。这边,重庆公司正在投诉,说有人把配给他们的电缆抢走了,原来真的是要抢。

好不容易找到蔡岷晋,他已经在往前凑了,并且占了个有利位置。很快我们就搭上了话,02:26,成功敲定电缆,高压电缆改为300米300mm2铝芯,低压电缆改为1600米185mm2铜芯。

接下来就是领料和配送了,好像挺复杂,王艺钦和蔡岷晋继续跑。

04:45,王艺钦完成领料,但暂时没有车辆配送,要等到。只能安排刘润守到电缆,我们回去稍事休息。

07:48,刘润通知可以发货了,但说只有4盘,昨晚已经发了1盘,王艺钦惊出一身冷汗,多方联系才知是误会,时间却耽误了,9:40才完成装货发车。

第三日:7月26日 晴

今天是令人沮丧的一天。

原本想一早电缆到货,白天就用发电车把所有负荷带起,晚上居民回来就可以基本正常的用电了。但是却耽误了,让我们连夜抢电缆的辛苦意义全无。发车耽误了不说,转车还耽误,货车太长进不了合作路,只能用自卸小货车从棉纺东路那边转运过来。转运完成已经是下午,紧赶慢赶,二期在18:00送出来,勉强实现想法,一期却到22:56才恢复。小区居民却很满意,因为电梯修好了。至此,全小区2236户居民照明、23幢高楼的电梯、供水设施恢复供电,停电停水6天的鑫苑景园小区重新恢复了生气。

第二个让人沮丧的是没有完成箱变的转运任务。因为安排失误和任务冲突,等下午开始组织转运时才发现吊车公司派过来的自卸小货车有问题,等到重新组织起吊车和小货车后,已是晚上。这时货车司机却不干了,因为要在合作路上走一段,晚上光线不好,合作路上布满了通讯电缆,又很矮,很容易闯祸。

第三个让人沮丧的是箱变基础没有保障。省公司指挥部要求箱变安装要规范,建议用焊接槽钢作基础,原本想就近找可以焊接的地方,多方打探都没落实。最后还是只能到恒通钢铁去做,因为很多抢修队伍都在这里做,任务太多,不保证按时供货。王艺钦主动请缨明天去厂里面蹲守。

也有好消息,21:27,环网柜到附近了,打电话喊带路。蒋小康到地点时,却发现来了两家,各拖了两台环网柜。让我们有一种《流浪地球》中饱和救援的既视感,其中一个厂家的货车因为超高过不了高架桥,我们只好判他任务失败。

另一个好消息是省公司指挥部决定,从都市领地所到鑫苑景园的两条联络电缆试验由资阳公司负责,邓长生带队试验后有一条电缆是合格的。

因为现场只有两个作业点,今天指挥部调整了分组,将安岳抢修组拆分,安岳的人员并入乐至抢修组,电建的人员并入雁江抢修组,两个组分别负责二配和三配的工作。本来希望鲁强和鲁利强的“两鲁”“两强”组合能创造一段佳话,至此无法实现。

第四日:7月27日 阴

昨晚,收到台风预警通知,“烟花”将于7月27-30日来袭,河南省将迎来第二次战役。指挥部已通知准备雨具,并协调物管帮忙找雨伞、雨棚等。

按照目标,今天要完成所有设备安装任务,包括2台环网柜、6台箱变、9条高压电缆、12条低压电缆安装,还包括2台环网柜、6台箱变的保护调试。由于昨天未能完成箱变转运,加之箱变基础还没有到货,今天的任务异常艰巨。

今天路上特别堵,到达现场时,两个小组已经开工。早上送来一批箱变基础,但是昨晚有居民停车堵了小区内的道路,大货车无法转弯,找不到车主,大家急得团团转,物管不得不找来叉车把车叉开。还有一辆警车堵住了小区门口,警察却不在,打110查问,不到一分钟,民警从小区里面跑步过来,让我们一阵惊叹。

9:30箱变基础就位,10:54第一台箱变就位,抢修作业终于开始顺利起来。

到午饭时,二配已完成环网柜、3台箱变就位,电缆也只剩下一根高压电缆未放。因为二配作业环境相对复杂,担心拖后腿,指挥部的工作安排都优先考虑二配,此时的三配进度相对滞后。

指挥部本来准备把二配电缆放完,再与司机和后勤人员去三配帮忙,但下午过去时,这群蛮子已经放得差不多了,他们巧妙地用踩板使力,靠几个人就完成了展放。当然最后还是累得哈嗤哈嗤的,完了之后在围墙边瘫了一排,鲁利强、王勇、王晓全、魏文昌,雁江的几个只有胡远国我对得上号。

18:40最后一个箱变基础到货,但不好的消息却是另一个环网柜基础要一、二个小时后才能加工完成。指挥部决定这个环网柜采用砖石基础,请物管就近准备路沿石来垒砌。21:00三配的环网柜、3台箱变全部完成就位。

19:20,得到通报,“烟花”到达开封。所有抢修人员不顾疲惫加快了电缆头制作和安装。邓长生带到调试人员与厂家一起紧张地进行保护调试。

22:00意外出现,三配发现最后就位的箱变低压母排和绝缘子损坏。23:30,厂家人员到达现场。

充实的时间总是易过,时间很快翻过午夜,当指针指向28日02:00,“烟花”提前来袭,比预报早了5个小时。此时,三配正在做与联络电缆的连接,在室内工作,“烟花”无可奈何;二配却在室外,正在做最后两个肘型头,就只能立即保护、关门暂停了。雨来得急,车又停得远,好几个人被淋了个透心凉,包括王艺钦。因为这场雨,王艺钦重感冒,回资阳引起了一场大的风波,自己也受了大罪。之前谁又想得到,“烟花”和我们是这样一种缘份喃。

“烟花”来得急,去得快,03:30雨停,4:00的时候检查,湿度尚可,继续开工,04:51完工。到此,奋战三天,主要任务完成,只等送电。

第五日:7月28日 晴

大家不敢回酒店,怕回去就睡死过去起不来,都在等到天亮郑州公司过来验收送电。等呀等,等呀等,却等来郑大附一院一台箱变出问题的消息,因为涉及医院,开封协调组和郑州公司人员都要先去处理那边。

10:30左右,开封协调组和开闭所操作人员终于到达现场,不知道是他们不好意思 还是我们的手艺确实好,验收很快完成。

11:20开始操作。一号环网柜充电正常、一号箱变充电正常、二号充电正常、三号充电正常;二号环网柜充电正常,四号箱变充电正常、五号充电正常、六号充电正常。

一气呵成。

后记

我在想,这群人中,有自愿报名的,也有点兵点将的,到这里,没有看到抵触,更没有看到抱怨,不怕苦不怕累,可以忍饥挨饿,可以不眠不休,给他们支撑的力量,肯定不是那点微薄的工资,也不是领导的个人魅力,一定还有更高层次的精神力量。

到郑州的第二天,就是25日,一位孙姓小区居民一定要把我拉进小区微信群,说有什么事在群里说,大家好配合。群的名字叫“景园品质生活”,“品质”两字让我有些触动,因此我意识到,这群人,就是在追求一种有品质的生活,一段有意义的人生。

这种意义就是团结。

苦难,永远打不垮中国人民,它只会让我们更加团结,成为我们努力向前的强大动力。

28日下午队伍撤离时,小区居民夹道欢送,王晓全激动异常,向同事发微信炫耀:“@阳荣龙 人太多站不到!小区人都出来欢送了”。是的,我们都可以炫耀很长一段时间了。

故以《景园品质生活五日》为题记之。

背景阅读:动漫版 视频版 新闻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