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年的《血色浪漫》

那年,在温江紧张的封闭期间,深夜还在宾馆的标间里追着电视台播出的《血色浪漫》,当时曾经感慨,钟跃民,体验着三种不同的人生,他是敢放弃的人。

对物而言,所谓“断舍离”。对人生呢?是否也是应该“断舍离”?

对物而言,思考的应该是“这种东西是否适合你”,主角不是物品,而是你自己。

对人生而言,思考的应该是“这种职业是否适合你”,主角不是职业,而是你自己。

对敢放弃(一些别人所不敢放弃)的同学,致以深深的致敬。

此条目发表在西窗夜语分类目录。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。